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博川资讯

博川资讯

服务热线

企业咨询电话:

023-60338808

023-60338809

联系热线电话:

13983900029

18623077309

博川顾问丨从“万众瞩目”到“一地鸡毛”,乡村旅游失败案例的4点反思

文章来源:博川 发布时间:2020-10-16 16:05
本文将为您分享的是一个占地3000亩的“明星项目”,在运营一年之后,因为盲目扩大规模、管理方式粗放、市场意识不足等原因陆续暴露。运营3年之后,无奈停业,只留下一地鸡毛。
 
在乡村旅游发展的大潮流中,涌现了一批成功的乡村旅游项目,如西安的袁家村、马嵬驿,浙江的莫干山洋家乐、乌镇的乌村等,这些无论从市场价值和社会效益上都大获成功的项目让乡村旅游投资变得炙手可热,大量的社会资本纷纷涌入乡村旅游。但在繁荣的背后,乡村旅游项目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
 
今天我们要提到的这个“明星工程”,占地3000亩,一期投资1.8亿,还未开业就声势浩大,最多一天接待2万多人。可惜好的光景很短, 在运营一年之后,因为盲目扩大规模、管理方式粗放、市场意识不足等原因陆续暴露。运营3年之后,无奈停业,只留下一地鸡毛。
 
一、曾经最火时,堵车约10公里
 
刘钦的老家在内江市东兴区双桥镇,在外闯荡多年的刘钦此前主要涉足建筑行业。选择投资乡村旅游,源于他在贵州普定打拼时所见,认为投资旅游的方向不错。他意识到,休闲度假时代来临的外部因素和美丽乡村建设的内在因素双轮驱动下,中国乡村旅游发展已迎来全面发展的绝佳机遇。
 
2015年返乡的他,相继成立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和四川天荷旅游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他带着股东们流转土地,种花,打造水上乐园等。投入很快看到了“希望”,2016年5月,天荷旅游度假区火爆起来。
 
他印象中最深刻的一天是2016年6月1日儿童节,那一天,到度假区的游客多达一两万人。因为来的人太多,度假区旁的遂宜毕高速双河收费站路段堵了几公里,老路更是堵车约10公里。
 
有一个细节可以证实这一的火爆。由于度假区配套不全,游客只能去村民家中上厕所,村民按每人收1块钱,有的一家人一天收入两三百块。而在周边经营外卖小吃的村民,每天也能赚上几百元。
 
二、盲目扩大投资,资金链断裂
 
据官方公开资料,该项目是内江市返乡创业明星工程。度假区开业时对外宣称,占地3000多亩,是川南地区集生态观光、水上乐园、休闲娱乐、科普教育为一体的大型旅游综合体。主要景观有瀑布、蔬菜长廊博物馆、千亩花海等,还有漂流、冲浪等游客体验项目。
 
事实上,最初返乡创业时,刘钦和股东原本只计划投资1000万左右,打造一个花海。那时内江没什么玩的地方,很多人周末跑外面去耍。他们在考察几十个乡村旅游项目后,最初只流转700多亩土地。除了种植100多亩向日葵及几十亩草花、格桑花等,水上乐园只打算投入两三百万元,建个简单的游泳池。
 
然而,火爆的场面让刘钦和股东们不知不觉多追加了10倍的投资,天荷旅游度假区一期项目开园时已投资1.8亿元。他并不打算止步,而是在雄心勃勃地做更大的布局。接下来的二期项目总投资将达5.7亿元。将打造卡丁车、山地越野、丛林飞鼠、少年军事体验学校等体验项目,以及露营、别墅群住宿等内容。建成后总占地面积将达800公顷,预计单日可接待游客10万人。
 
现实却狠狠地打了脸。2017年底至2018年初,公司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便十分困难。尽管2019年招商引进成都一家公司经营了两三个月,但最后仍坚持不下去。2019年9月起,度假区便停止经营,至今无人管理,招商也没人愿来。总共投资1.2亿元,我和股东出资七八千万,然后招商两千万左右,欠债两三千万。一个声势浩大,在当地声名显赫的项目,就以这样的结局告终。
 
三、资金链断裂,被列入失信名单
 
度假区流转的约3000亩土地来自新店乡双流、金鼓、豆芽和郭湾四个村。这些土地都是刘钦作为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时,通过村委会和村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每年每亩土地的流转费300元至500元不等。
 
双流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去年和今年的土地流转费都没给,还有部分村民的工钱没拿。他电话号码换了,我们也联系不上。至今我们也没拿到土地流转费,接下来只有按法律程序办。”
 
金鼓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则说,今年4月,在法院通知后,刘钦回来时曾提出把度假区交给几个村经营,等他和股东今后有钱了再回来继续经营。“但这不现实,几个村也不同意。除了土地流转费和人工工资,他至少还拖欠别人工程款上千万。”“如果重来,我们成功几率要大得多,但是我不会再投了。”如今度假区成了“烂摊子”无人接手,刘钦也思考了很多。
 
他说,假如重来,他会压小规模,只做一个点,做精做极致,不会盲目从几百亩扩大到两三千亩。“我们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扩张步子迈得太大了。如果集中精力打造花海或水上乐园,可能不会导致今天这种局面。”
 
最初,刘钦和股东并不是猛打猛冲。他们原本觉得,几个人投资1000万元,但2016年五六月份,度假区还未开业便火爆,让他们“惊喜”。这个假象导致我认为乡村旅游确实是个门路,心态上就放得有点大,觉得是个好事儿,都想做大。为此,他们觉得单一的赏花不行,需增加更多体验项目。
 
有了办法,刘钦和股东们大干起来。他说,为此他们加大了水上乐园等的投资,在流转土地增加至约3000亩的同时,还增加了漂流、水上瀑布等项目。此外,因游客多暴露出的配套设施不完善问题,他们投资近1000万修了5公里路,投资近500万按三星级标准建了10多个卫生间,花费近700万建了1000个停车位。“短短几个月时间,一直到2017年初,我们就增加了10倍的投入。”
 
四、反思:该项目输在哪儿?
 
1.赢利点过于单一
 
收取门票是天荷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赢利点过于单一,基本上是在做“一张票、一瓶水”的生意!到这里来的游客人均消费量太低,即使人气好,也是难以赚到钱的。旅游项目尤其是游乐设施有静态成本,来1个游客和上万游客,成本都一样。园区聘用的服务人员、管理人员五六十人,来一两百人,光靠收门票,发工资都不够,还有其他成本。没有餐饮、购物、住宿等收入,光靠门票,水上乐园经营3年,尽管每年客流有三四万人,但每年都亏损上百万元。而花海又“基本上收不到钱。”
 
2.贪多求全,没有做平台的思维。
 
因为最初的火爆,有不少投资商找上门来想需求合作,但都被拒绝了。比如,有人托关系,想要在园区投资宾馆,但股东们认为,这个可以等自己做大了成熟了再来建。可惜,实际情况是,现实没有给他们成熟的机会。因为离城远、餐饮住宿不配套,导致不少游客游玩后吐槽不断,后期资金链断了再想去招商,已经招不到了。无法盈利,一期项目开业后,二期建设也就无从说起。
 
3.卡在建设用地指标。
 
项目失败的很大原因还在于建设用地指标一直没落实。广州一家公司原本打算投资2000万元合作打造水上乐园,但因为未解决建设用地指标,那家公司最终不敢投资。建设用地指标的问题,也是乡村旅游开发最大的难点。他们原本想把影响力做出来后,倒逼建设用地指标的解决。他认为,如果建设用地指标解决了,再去做水上乐园,招商就会非常成功。
 
4.缺少规划,盲目投资建设。
 
度假区最开始没有统一规划,导致开发无序,功能布局不便于运营,游客游玩不方便;后期内部管理较弱,没有真正像样的团队管理;项目没有做市场评估、摊子铺得太大等,都是失败的原因。即便是民营资本投资乡村旅游,也应规划在前,先论证可行性。最怕的是这种盲目投入、过度开发。
 
文章来源:盛方商学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发布内容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外,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本平台对文中观点及准确性保持中立。转载内容均会注明出处,部分文章因转载众多,无法确认原作者的,仅标明转载来源,还望谅解,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