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博川资讯

博川资讯

服务热线

企业咨询电话:

023-60338808

023-60338809

联系热线电话:

13983900029

18623077309

博川顾问 | 成都新津共享农庄:成功的“乡村振兴”商业模型

文章来源:博川 发布时间:2021-07-06 14:12
“中国很大,不过这个很大的国家,可以说只有两块地方:一块是城市,另外一块是乡村。”这是《城乡中国》开篇中的一段话。在实现了温饱、实现了全面小康以后,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性、紧迫性无疑比以往更甚。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近期各地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议均把“乡村振兴”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实施乡村建设、深化农村改革,就是要促进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以及农民全面发展。
 
地方探索从未停止。2020年以来,一种诞生于成都新津的“途远模式”开始在全国多地广泛应用——
 
做装配式建筑起家的“途远”通过将互联网与新经济产业导入乡村,盘活了闲置资源、激活了乡村经济,有效带动农民增收。看得见的成效,吸引了黑龙江、陕西、浙江等地政府职能部门到访新津考察,各地希望借助“途远模式”提升乡村人气,为乡村振兴注入新的内生动力。
 
随着商业闭环形成,途远升级为“乡村振兴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进入快速扩张期,并于日前拿到1亿元A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方远洋资本成都交子(新津)远洋新乡村产业投资基金正是由远洋资本和成都交子金控集团、新津文旅投资集团三方共同出资设立。
 
 
成都新津共享农庄
 
 
 
途远的每一步成长,总能看到新津的身影。从推动项目落地到一起厘清思路、找到核心竞争力,再到如今布局全国,地方政府不断提供机会、优化参与方式,有人说新津是“慧眼识珠”,也有人评价二者是相互成就。
 
这场政企合作背后,新津究竟做对了什么?
 
 
01、“整理乡村”让城市资本进来
 
 
2020年1月实施的新版《土地管理法》取消了多年来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不能直接进入市场流转的二元体制,为城乡一体化发展扫除了制度性障碍。近期种种信号更表明,推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改变农村要素单向流出的格局,将成为“十四五”时期的重点。
 
毫无疑问,广阔乡村激荡着发展新动能。对年轻的途远来说,看得到潜力、更看见了趋势,“乡村振兴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大有可为。
 
早在2018年,成立两年的途远与成都新津达成战略合作,以装配式建筑为核心打造的“集趣共享农庄”在天府农博园核心区域迅速落成并投运,成为成都周边颇有名气的“网红地”。
 
图片天府农博园效果图
 
 
官网资料显示,共享农庄的主要特点是利用乡村闲置土地建造装配式特色民宿,并融合“体验农场+特色餐饮+自然教育+社区营造”等业态场景,形成乡村旅游全产业链场景,吸引周边的城里人前来打卡、度假。
 
途远大客户部总经理刘仲刚介绍,一期项目于2018年8月启动施工,用时11天就完成了7栋民宿的主体建造,同年9月竣工、国庆上线运营,效率非常之高。经过三期建设,新津“集趣共享农庄”目前已有30栋民宿上线,规模不断扩大。
 
当然,高效不是单方面的。公开报道显示,途远项目确定落地后,新津政府部门迅速组织股改专家对村集体经济进行股份化改造,让企业和村集体合作利用闲置土地成为可能。
 
“很多城市资本、人才其实是不懂乡村的,我们先把乡村‘整理好’,帮助企业打通‘下乡’的障碍,这样一来项目推进可以更顺畅,城乡之间的链接也可以更高效。”新津文旅投资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
 
 
成都新津共享农庄
 
 
 
基于此,新津组建了一家专门的项目公司,由文旅投资集团与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分别以现金、土地入股,再由这家项目公司与途远“一对一”对接。刘仲刚认为,这种方式既可以避免外来企业与当地居民“相互听不懂的尴尬”,也可以规避企业面对农户时“操不完的心”。
 
的确,从全国来看,不少城市资本、人才进入乡村频频踩坑、出错,如果没有懂行的人提供帮助,大概率只能“铩羽而归”。因此,“整理乡村”,不仅可以帮助企业把农村的事搞明白,更可以盘活乡村闲置资源,通过“保底+分红”的方式帮助村民增收。
 
按照刘仲刚的说法,目前途远在其他地区的项目,落地方式虽然不一定完全照搬新津经验,但核心思路是一样的。“比如可以直接对接国有平台公司,在少数民族地区可以直接和当地政府合作。”
 
 
02、磨合迭代形成核心竞争力
 
 
为什么途远能够走出一隅,去往更多的地方施展链接城与乡的抱负?途远官网上,一个关键词被反复提及——“两途一趣”模式。
 
宁波慈溪鸣鹤古镇利用双湖村丰富的自然人文资源与途远“两途一趣”乡村振兴模式对接,在鸣鹤古镇双湖村瓦窑头区域建造途远瓦窑头精品微度假民宿项目;
 
在陕西杨凌,依托隋文化特色与猕猴桃产业,王上村引入途远“两途一趣”模式,落地守望田园民宿项目;
 
山东利津与途远达成战略合作,将引入途远“两途一趣”商业模式,围绕黄河文化和湿地功能,利用佟家等滩区村村民原有住房和土地,开办创意民宿、餐厅、农耕体验等项目……
 
途远CEO石绍东表示,公司从成立开始就希望在乡村振兴这个领域中挖掘一些机会、落地一些模式,经过这几年不断地试验,形成了相对成熟稳定的商业模式。在他看来,新津项目之所以引来众多地方政府考察,一是装配式建筑,二是乡村振兴的商业模型,“这是最核心的。”
 
 
成都新津共享农庄
 
 
所谓“两途一趣”,是指途远及旗下途礼、趣悠悠。其中,途远的装配式建筑研发、生产和销售是核心基础载体,途远正是依托装配式建筑打造出一个个共享农庄;“趣悠悠”为会员制民宿预订平台,负责共享农庄的线下运营与线上导流;“途礼”则负责销售本地农特产品,提高收益。
 
远洋资本投资总监柳欣直言,“投资‘三农’赚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途远这个项目的吸引力就在于它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间找到了一个好的结合点。 
 
事实上,这套商业模式并非“一日建成”,背后是持续不断地迭代与磨合。
 
新津文旅投资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忆,途远一开始其实“只是单纯的想做装配式建筑”。后来一起讨论、厘清了思路,采用“三途一斯”模式(注:途家+途远+途礼+斯维登),成功的走出了共享经济的全新模式,找准了企业核心竞争力。
 
一个内部人士坦言,公司刚开始规模不大,一个项目可能只有2~3栋民宿,“所以以为我们是卖建筑的”;如果只做装配式建筑,没有乡村这片应用场景,公司的发展空间也是有限的。
 
图片成都新津共享农庄夜景
 
 
 
2019年底,途远明确了“建造-运营-增值服务”的完整产业链,正式升级为“乡村振兴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开始快速走向全国,并于日前获得1亿元A轮融资。
 
柳欣表示,作为投资方,他们非常看重途远“从1到N”的复制能力,而新津能够从项目早期就开始与创业者一起碰撞、共同探索,完成“从0到1”这个最难的部分,不得不说是“慧眼识珠”。

 
03、基金入股助力企业提能升级
 
 
石绍东还记得第一次与新津碰面的场景,此前他从未想过地方官员对企业的商业模式会有如此深入的了解,并且双方对“乡村振兴”的理解是同频的,“沟通起来就像是公司内部的高管会”。
 
作为四川天府新区、成都高质量发展示范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津一直在探索乡村振兴之路。按照新津的说法,农业早已不再是简单的一次产业,而是一二三产的叠加与融合,推动新乡村产业发展,就是要让更多人意识到“所有的生意,回到乡村,都值得重做一遍”。
 
此次融资即是一种印证。据悉,途远获得的1亿元融资将用于业务拓展、智能工厂建设和乡村振兴落地项目补贴等方面,以提升“建造-运营-增值服务”全链条整合能力。
 
石绍东表示,研发中心和生产制造中心落地新津后,公司不仅有更多的精力和人力投入到产品迭代上,也可以“由点到面”地扩大辐射范围。在他看来,产业基金的引导加上企业化运作,能够呈现“1+1大于2”的效果,对途远提能升级有很大帮助,“是非常实惠、非常有效的。”
 
 
成都新津共享农庄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成都发起设立的“5+5+1”产业基金之一,投资途远的“远洋资本成都交子(新津)远洋新乡村产业投资基金”除了成都交子金控集团、新津文旅投资集团两股力量,还特地引入了远洋资本。
 
新津的逻辑是,一个高能级的大企业到一个地方落户,光靠政府的力量支持是远远不够的,通过产业基金的方式撬动社会资本共同参与,能够更好地解决政策匹配做不到的问题。
 
不仅如此,“补改投”之后,项目评估、管理、运营等均有基金管理人操盘,真正做到“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地方政府则作为“股东”,得到一个好项目、带来一个好产业。
 
柳欣表示,作为专业的基金管理人,他们会定期查看公司财务报表、参与公司的重要决策,并且双方协议中签订了明确的业绩指标,“这样的话会促使途远更有动力把业务做起来。”他还表示,基金入股的方式在东部沿海地区已较为成熟,西部地区区县一级政府尚未大量应用。
 
在外界的评价中,“补改投”是“非常市场化”的,这种转变更符合地方经济发展的长期利益。
 
对新津来说,不仅要打造一个乡村“底板”,还要不断地插上各种各样的“芯片”,才能让乡村快速运转起来。而途远这样的企业,正是政企携手制造的“芯片”。
 
 
文章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发布内容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外,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本平台对文中观点及准确性保持中立。转载内容均会注明出处,部分文章因转载众多,无法确认原作者的,仅标明转载来源,还望谅解,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